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情感  »  我为小姐按摩

我为小姐按摩
  今年7月的一个晚上,应朋友之邀去大排挡吃饭。朋友和我年龄相仿,平时关系非常好,只是平时各自忙于自己的工作,难得有时间相聚,因此我们见面后边吃、边喝、边聊,不知不觉时间已是10点左右。吃完饭朋友仍意犹未尽,提议去附近的歌厅唱唱歌。
  其实我也感到天气比较热,现在回去也睡不着,找地方玩一玩也不错。但是歌厅这样的地方我还是真没去过,只是听去过的朋友们说过,歌厅的小姐如何如何,在那里如何开心等等,给我的感觉是歌厅虽然是唱歌娱乐的地方,但去那里的人大多不单纯是为了唱歌。不管怎么说,正因为没去过,所以我一直对那里有好奇感,总想找机会体验体验。朋友这么一说,正好符合我一直未了的愿望,所以一拍即合,没犹豫就答应了。
  歌厅离我们吃饭的地方不远,是一座三层的小白楼,坐落在公路和一条小河的交汇处。由于公路不是主干道,路上的车不多,因此显得很安静,但楼下已经停了不少车,把本来就不大的空地都占满了,楼内也是灯火辉煌,男人们杀猪般的吼声和小姐们嗲声嗲气的笑声此起彼伏。
  「这地方不错,宽敞也安静,小姐多,个个都漂亮。但挺规矩的,来这里就是唱歌聊天,其他的没有。」朋友显然对这里已经是轻车熟路了。
  很快我们就要了一个比较大的包间,服务员端来茶水、几瓶啤酒和几碟瓜子后,问我们:「先生要小姐陪您二位唱歌吗?」「小姐还有吗?」朋友问。
  「有,有。还有十几个呢。您二位是要漂亮一点儿的还是要大方一点儿的?」服务员忙不迭地说着。
  朋友让他把小姐们都叫过来看看,果然,服务员出去没几分钟,十来个年轻漂亮、穿着前卫、打扮入时的小姐就拥进屋里,齐刷刷地站在了我们面前。
  朋友率先选中了一个身材高挑,长发披肩的小姐,然后示意让我选。面对一个个容貌出众、青春靓丽、风情万种的小姐,我还真有些眼花缭乱,犹豫不决,心里突突乱跳。从她们的长相来看都非常漂亮,身材也个个丰满,选个什么样的还真犯难,但这些都不是我所最感兴趣的,因此我的眼光没在她们的脸上、身上停留多长时间,而是随即转到了她们的脚上。她们大多数都穿着极其性感的高根凉鞋,光着脚,只有几双穿着透明的肉色、灰色丝袜。十几双形态各异的秀足排列在地面上,在高跟鞋的衬托下向外发送着青春的气息。这些美脚有的皮肤白嫩、细腻,脚形端正小巧,有的显得略肥大,脚趾短粗,有的脚趾细长,相互之间留有缝隙,有的脚趾排列整齐,直,从大脚趾到小脚趾形成一条自然、柔和的曲线,还有的脚趾略微弯曲……一只只小巧、可爱的脚趾在鞋尖处探着头蠢蠢欲动,似乎在不断地向我打着招呼。在那短短几分钟的瞬间,我已经感觉到了脸部发烧,心跳加快,那些风情各异的美脚仿佛已经到了自己发烫的唇边,恨不得一口咬住吞下肚去。由于我的目光一直在小姐们的脚上扫来扫去,不知她们是不是看出了我的心思,有的开始偷偷抿着嘴笑。经过反复比较,我最后选中了一双没穿丝袜,白嫩、小巧,穿着红色细带高根凉鞋,形状端正的脚,然后抬头一看它的主人穿着无袖紧身上衣,背着一个乳白的挎包,下身穿着花短裙,是一位身材匀称、丰满,相貌秀丽,皮肤白嫩小姐,并且正在朝我微笑,我心里顿生好感,就把她留下了。
  小姐很大方地紧挨着我身边坐到了沙发上,先为我和她自己各倒了一杯啤酒,然后开始翻看歌本选歌。屋里开着空调,我明显感到小姐身上的体温象一股暖流一样迅速传遍了我的全身,她身上飘出的阵阵体香也不时钻入我的鼻孔,沁入我的肺腑,还没开始唱歌我就已经感到飘飘欲仙了。而我的眼光一直没离开小姐那双令人心动的脚,现在它就放在了离我2、3尺远的地板上,大小估计有36号左右,被凉鞋上几根窄窄的带子捆绑着,大部分裸露在外面,白皙的脚面光滑平整,没有一根隆起的青筋,脚趾排列整齐,一点也不弯曲,也没有突出的关节,没涂趾甲油的趾甲光润透明。这正是我最喜爱的裸足,因为它没有丝袜的包裹,显出十足的自然美;没有趾甲油,原始的圣洁没遭到破坏。因为长时间以来我一直认为,一双自然的美脚如果不是因为场合、天气的原因被主人裹上丝袜,涂满趾甲油,对欣赏它的人来讲,无异于画蛇添足。今天,面对着这双小巧、性感的美脚的诱惑,我心理已经盘算好:它今晚属于我了。
  小姐为我点了几首能和她合唱的歌,朋友和他的小姐也点了一大堆,然后我们开始你一句我一句地轮流唱着。
  我的心思一直在小姐的那双脚上,加上对一首首有气无力的歌曲根本不感兴趣,所以只是心不在焉地随声附和着。
  朋友身边的小姐似乎异常活跃,陪着我的那位朋友声嘶力竭地吼着,迟迟不肯放下手中的话筒。趁着这个机会,我把小姐拉到一边的沙发上:「咱们休息一会儿吧。」趁着休息的机会,我和她聊了起来,问她叫什么、多大年龄、家在哪里、家里还有什么人、上学上到什么时候、来歌厅前从事什么职业等等,小姐对我的问话感到很感动,说:
  「我见过那么多客人,从来没有谁问过我个人和家里的情况,他们都是单纯让我陪着唱歌、跳舞,偶尔问问我多大年龄,谁会关心我原来干什么和我家里的情况啊!看来您的心挺细的。」交谈中我得知她叫姣姣,南方人,今年22岁,上到初中毕业就辍学外出打工了,来北京已经两年,原来在一家饭店当服务员,每天起早摊黑要工作十几个小时,收入非常低。后来经老乡介绍才来歌厅当服务员的。我们以此话题为开始,又聊了一些对外出打工者艰辛生活的认识和感受,姣姣比较爱说,而且对一些问题的看法也特别有分寸、有深度。不知不觉中我们已聊的很投机,彼此之间没了距离和陌生感。后来趁我们喝水稍事的片刻,我转移了话题:「你长得挺漂亮的。」她显然特别爱听这样的话,马上抿嘴一笑但又没忘记谦虚一下:「一般吧。」我的眼光又一次集中到了她的脚上:「你的凉鞋真漂亮,连脚也长得那么好看、性感。」我清楚地注意到姣姣的脸上马上腾起一片红云,目光也随即转移到她脚上穿着的凉鞋上,然后不好意思地说:「哪啊,凉鞋才花十块钱买的,人造革的,看着好看,跟太高,穿一天累死了。」「那你赶紧把鞋脱了,把脚拿到沙发上来放松放松。」姣姣显然很愿意这样做,弯下腰几下就把凉鞋脱掉,放到一边摆齐,然后把腿收到沙发上,一双小脚完全裸露在我的眼皮底下了。
  看着这双让我早已向往多时的美脚,我内心的激动此时早已难以掩饰,一边大胆地伸出手去抚摩她的一只脚,一边连连称赞她的脚长得真小,真秀气。姣姣似乎已是心花怒放,也没有躲,任由我的手在她的一双脚上滑来滑去。
  此时,我再也忍不住了:「你穿高跟鞋挺累的,我来为你按摩按摩脚吧!」「啊,那怎么行,怎么敢让你受累给我按摩呀。再说,我的脚来时没洗。」虽然她嘴上反对,但我明显感到她是有些不好意思,也有些受宠若惊的样子,内心不是坚决反对。
  「没事,我学过按摩,今天正好让你感受一下我按得水平怎么样。你躺下,全身放松。」姣姣开始还吃吃地笑着推辞着,随后就很好奇、很顺从地平躺在了沙发上,把一双秀气的小脚完完全全地交给了我。
  这是一双多么精致的脚啊,把它放到我的手掌上,长度正好等于我中指指尖到手腕腕骨突出部位的距离。尽管是夏天却没出一点汗,没有一丝异味,握在手里能充分感受到脚上皮肤的滑爽、细腻,柔嫩的皮肤下面隐隐地透着一条条青筋,脚底三面微微发红,脚心处的皮肤纹路更加细小,足弓不是很高,大脚趾肚长而圆,其他四个脚趾上的皮肤更显得透明、柔嫩,从脚面到脚趾过度自然、平和,每个关节都没有一点突出。整个脚在灯光的照耀下仿佛就象一块天然的美玉经过精雕细刻而成的工艺品,让人无比爱怜又不忍释怀。昔日的它是那样高贵、典雅,藏在女士们的鞋里显得神秘而陌生,躲在小姐们的腿下却令人渴望、向往,包在朦胧的的丝袜里若隐若现,让人浮想联翩。
  如今,它就在自己的眼前能感觉到它的圣洁,在自己的鼻下能感觉到它芳香的气息,在自己的唇边能感觉到它的诱惑。
  随着我对姣姣脚底关键穴位一阵阵掐、按、揉,对一个个脚趾的抻、拉,对脚跟上面大筋的拨、压,对整个脚绕踝关节有节奏的转、掰、推,姣姣一开始还「啊,啊」地痛苦地叫着,吃吃地笑着,不时把腿朝回抽,但没过一会儿便一动不动,舒服地平躺着,眼睛微闭,一条胳膊搭在额头,嘴里哼哼地呻吟着,显然已被我的按摩带来的舒服感深深地陶醉了。
  此时我的那位朋友已经与陪她的那位小姐停止了唱歌,躲在沙发的角落里埋头窃窃私语,房间里显得非常安静,姣姣小姐仿佛睡了一样,任由她的脚在我的手里尽情地抚摩、挤压,松散的长发垂到沙发下面。此时我已经连续为她的脚按摩了半个小时,累的大汗淋漓,看她因为舒服而陶醉的样子,我抑制不住汹涌起伏的心情,半闭上眼,滚烫的双唇对着那双美丽的秀足慢慢地低了下去,将几个脚趾轻轻地含在了嘴里……「啊!」姣姣一时惊醒,刚要弯腰坐起来,我却一下拦住了她。「脏!」她想抽回含在我嘴里的那只脚,被我用手紧紧地按着,她便不再阻拦,重新躺下,任由我的舌尖在脚面、脚底、脚趾处游荡着,半睁着眼睛看着我,嘴角荡漾着甜甜的、羞怯的微笑……那天我们一直玩到凌晨两点,姣姣小姐一直喊着「真舒服,你真行」,对我的按摩技术佩服得赞不绝口。临走时还连连说了几句「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