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  这些年里的那些丝袜女人

这些年里的那些丝袜女人
  (一)
  记不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丝袜有了特别的钟情和依恋。确切地说,小时候农村还没有真正的丝袜,只是能见到一些各式花色的尼龙丝袜,质地比较厚,而且都是有跟的短袜,连裤袜几乎见不着。不过,当时尼龙丝袜那种拿在手里丝滑的感觉,依然吸引了我。上小学的时候,我会常常偷偷摸摸地趁着大人不在的时候,拿出妈妈和姐姐的尼龙丝袜把玩,后来发展到把尼龙丝袜套在小弟弟上玩儿,射完后再悄悄洗净、晾干、放回原处。有时候怕被大人发现,就在快射的时候,匆匆忙忙地把丝袜拿掉再射到纸上,或者是直接射在内裤上。
  上了初中之后,无跟的黑色丝袜、肉色带斑点图案的水晶丝袜开始逐渐地上市,我除了偷偷地看穿着丝袜的女孩子之外,会利用自己积攒下来的零花钱买几双丝袜,套在小弟弟上把玩儿过之后,乘着没人的时候穿在自己脚上,体会丝袜的柔滑。慢慢地,就开始更加迷恋丝袜,并借助丝袜手淫。
  后来,我因贫辍学,在农村呆了几年不甘寂寞,在朋友的帮助下到县城做点小生意。由于开始经营的是小百货生意,便试着进了些短丝袜摆上柜台卖。那会儿,除了各种短袜外,连裤袜也已经开始流行了。和我柜台临近的两姊妹,对我很不错,经常从家里给我带饭。她们特别喜欢穿丝袜,让我在很长时间里大饱了眼福,但是因为胆小,我没敢动她们,只是远远地欣赏。
  (二)
  在农村呆的时候,有一个邻家的嫂子,很泼辣,长得也还算过得去,那时我一边劳动,一边专心学习,尽管和她开过许多玩笑,但从来没有往那方面想,也不敢想。后来,我到城里做生意了,她有一次去买东西找到了我,不知不觉就在出租屋里发生了关系。开始的时候,我很羞涩,不知道怎么做,还是在她的引导下进去的。从那次开始,我大胆地摸了她穿着丝袜的脚,感觉非常好。结果,后来因为做的时候没经验,让她怀上了。为了不让邻居家大人知道,她悄悄地做了人流。
  刚做生意那几年,本钱小、市场竞争厉害,我一直是在愁苦中度过的。有一次,为了摆脱困境,和一个朋友去青海西宁打探收购羊绒的生意,结果生意没做成,却在火车上遇见了一个少妇。记得那晚,扛硬板从西宁返回,晚上大家都挤在一起,有的在桌上睡,有的靠在椅子上睡,有的挤在过道里睡。和我挨着的一个少妇,由于没带多少衣服,深夜的车厢里又冷,不知不觉就靠在了我的身上,我主动用西服上衣盖在她穿着丝袜的腿上,还偷偷地抚摸了她的腿和脚。第二天早晨,和她聊天时知道她是去兰州服装市场进货的。因为谈得来,我随她在下车后去了宾馆。
  在她所在城市的宾馆里,我们尽情做爱。她穿着让我兴奋的肉色丝袜,任我抚摸、任我亲吻,任我进去她的身体横冲直撞。她很瘦,有骨感,身材苗条,长着一双很好看的小脚,大概是35码的,穿上肉色和灰色的丝袜后特别性感,特别容易让人产生性幻想。那天晚上,我们激情地做了三次。在一起呆了两天之后,我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她,踏上了返程的路。她给我留了电话,我后来又去看过她两次。到省城发展后,利用出差的机会又去看过她,不过她后来有了孩子,说不想再分心了,我们见面时在一起吃饭、聊天,但是没做爱。
  (三)
  因为在县城的生意做得一塌糊涂,还背负了一屁股债务,我在不得已的情况下选择了外出打工。刚到省城,借助一个朋友的关系,进了一家策划公司,苦苦熬了两三年后经济条件有所好转,也开始还以前做生意欠下的债。当时,那家公司的发展很不错,给一线员工都配了电脑,我也慢慢地学会了上网、聊天。因为是初接触网络,什么好的坏的在工余时间都一股脑儿地上去看,结果歪打正着地接触到了丝袜、恋足和恋袜的不少网站,开始是看图片,后来是看色文,一发不可收拾。闲暇时,因为是住单身,就在网上打发时间,丝袜美脚、丝袜美腿图片和关于丝袜、恋足的文章看得不过瘾,就开始在QQ上聊天,专找30~40岁的女性聊,和她们聊丝袜、聊恋足和恋袜话题,结果还真“钓”着几个良家少妇。有时候,因为交际也接触到几个对我有感觉的,就自然地一起做了。
  在省城工作的那几年里,记不清第一次是和哪个良家少妇了,分开说吧。
  有一次,公司接待时有个税务局的女干部,叫芸,酒桌上听朋友介绍我的经历后颇有好感,不停地替我喝酒保护我,结果当晚就睡到一起了。她的身材,我和在火车上遇到的那位差不多,很有骨感,性生活不和谐,等了很长时间要找个情人,遇到我之后就找着感觉了。我那时经济上还不是很宽裕,因为要还债,经常是见了面之后先做爱,然后去小饭馆吃饭,吃完了再做爱,直到深夜,她不得不回家才依依不舍地分开。每次做爱的时候,我都会为她穿上丝袜,先吻她穿着丝袜的腿和脚,然后吻她的乳房、耳垂、眼睛和头发,最后长驱直入,快慢相间,其乐无穷。后来,她的家庭出现了变故,离婚了,在最艰难的时候向我借过一次钱后,就再联系不上了。
  后来,通过QQ聊天认识了一个少妇,她和我一样是做文字工作的,在某杂志社做编辑,人长得很好看,文雅、贤淑、体贴中又含着几分羞涩。初次见面的时候,是在茶楼的一个包间里。由于在网上已经互相交流了对丝袜的爱好,她见面时知道我要做什么,只是从始至终都脸红红的,觉得不好意思。我们品着茶,不知不觉中我开始抚摸她穿着肉色丝袜的脚,慢慢地脱去了她的外套、胸罩和内裤,吻她的脸、耳垂和头发,吻她的乳房,在她的含羞带笑中进入她的身体里。因为害羞,她红红的脸庞就像熟透了的李子,在我的快慢进攻中,时不时用手遮一下脸。我知道她很享受,但就是不敢哼出声来。我进去的时候,不时地吻她穿着肉色丝袜的脚、舔她的脚心,她微笑着闭上眼,享受着这种特别的舒服与满足。由于我们见面的时候是下班时间,所以就不用着急,不紧不慢地做了近40分钟,才在她的里面射了进去。后来,我和她又见过两次面,都是在第一次见面的茶楼里,她每次都是那样羞涩,那样让人心疼,让我至今难忘。
  (四)
  常言道,兔子不吃窝边草,意思不用说,不安全。可是,我在忍了几年后,还是试着上了一个单位的女同事。她没结婚,身材又偏胖,眼睛很小,像一条缝隙,还戴着近视眼镜,所以那时候看上她的人不多。有一次单位开会,完了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就单独去了茶楼。在茶楼的一个封闭的小包间里,我拿出了平时买好备在包里的肉色透明开裆连裤袜让她穿上。起初,她有些害羞,我抚摸她穿着丝袜的腿和脚时,她的脸很红,还有点躲闪。慢慢地,她就适应了,任由我抚摸、亲吻,进入她的身体里。我用了九浅一深的方法,让她觉得很享受,也很刺激。虽然她已经不是处女了,但是那个年代开始,已经没有人刻意去注意这些了。同样是在打工,大家平时的工作压力都很大,很长时间的性压抑,让她在暗地里喜欢了我很久后,终于决定给我了。在我觉得累的时候,她主动到了我上面,蹲着把小弟弟扶进了她温暖、柔滑的小穴里,一上一下、一上一下……由于是在包间里,怕外面的人听到,她在激动的时候不敢出声,最后就在她在上面运动的时候,我们同时到达了高潮。在一起工作的时候,我们又在一起做过几次,每次她都很听话地穿上我喜欢的开裆连裤袜,每次都做得很投入。后来,我调到别的地方去工作,只能通过电话和她联系。最近的一次见面,是我出差路过她现在工作的地方,在她的强烈要求下中途下车,在宾馆见了面。她一直没有结婚,身材和以前一样,气质却是提高了许多。见面后,她先去洗了澡,然后我们就相拥着上床了。我拿出新买的肉色连裤袜为她穿上,像初次做爱时那样,吻着她穿了丝袜的腿和脚,吻她的长发,她很激动,也很投入,说这些年里想死我了。我进去的时候,她的小穴还和前些年一样紧窄,一样温润柔嫩。由于这些年里也没少见女人,我的性技巧更成熟了,各种方式都试着在她身上做了一遍,她在前后40分钟的激动中高潮了两次。
  (五)
  在省城工作的时候,还有一个让我至今难忘的少妇,她的网名很好听—*****。最初,我们是通过网络认识的,先聊了丝袜的话题,得到了她对丝袜欣赏的认同后见了面。第一次见面,也是在茶楼。她是一个公司白领,搞计算机编程的,和我一样,工作上有压力,性生活又不和谐,所以和我见面。那会儿茶楼里的座位都是塌塌米式的,进去要脱了鞋,然后摆个小桌,茶水、瓜子什么的摆上桌,同时还可以点餐。茶水上来后,服务员退出去关上了门,我要抚摸她穿了肉色丝袜的脚,她开始有点儿羞涩,后来因为提前在网上沟通过了,随着抚摸的深入她也就慢慢地放开了。因为是第一次在茶楼里见面,又是第一次和我做爱,她紧张得不得了。我给她穿上新买的肉色透明的连裤袜,再给她穿上夏季短裙(可以随时应对服务员进来添水),然后开始吻她。她很敏感,性的需求也很强烈。吻她的头发、耳垂的时候,身子就在不停地颤抖,手摸到小穴的时候,里面早已淫水泛滥了。我先是直接进去的,等她彻底进入状态后,又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肉色短丝袜套在JJ上,慢慢地进入她的小穴里,由于她里面的水比较多,也没费什么劲就顺利地进去了,等她适应了,快慢相间地抽插。她觉得这样很受用,不停地呻吟着,但是声音不敢太大,总不能让外面的人听到啊。所以,那一刻的感觉是最刺激的。时不时地,我还在她耳边说些淫词,让她觉得更加享受。做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候,我和她同时达到了高潮。从此,我们经常利用晚上或者周末的时间,去茶楼里见面,每次都是她穿上肉色或者灰色的开裆连裤袜,然后我再套上短丝袜进去,共同体验丝袜性爱带来的快乐。有几次,她父母出去走亲戚或者是旅游的时候,她约我到父母家去,简单吃几口饭,就开始穿上各种丝袜和我做爱。她的阴毛很粗,穴口也比较大,但是进去后感觉很舒服,小穴在激动的时候,会一伸一缩地夹着JJ来回动,让本狼觉得颇为受用。做爱的时候,我都会先给她穿上各种颜色、各种款式的连裤袜,然后吻她的头发、耳垂和乳房,等套上短丝袜的JJ进去以后,又开始用手揉捏她的乳房,同时将她的丝袜脚控到肩上,交换着吻她的丝袜脚和丝袜腿,每次做爱都超过40分钟,十分受用。我们在一起交往了三年,后来我因为调出省城,到一个二线城市追求更大的发展,分别后的联系少了许多。期间,她还利用出差的机会专门来看过我一次,我们在宾馆里做了将近两个小时,同样,丝袜是少不了的。
  (六)
  从省城到省内一个新兴二线城市发展,是应一个朋友的多次相邀。初到此地,除了那个朋友之外,对一切都不熟悉,可是时间不长,我就遇到了一个良家少妇,叫丽。她是朋友公司里的部门经理,酒量很大,在我刚来第一次的接待宴会上,她喝了不少白酒,给人很豪爽的感觉。隔了两周多之后,公司接待宴会,结束后我本已回到宿舍,她打电话约我出去喝茶。在茶楼里,因为互相都不是很熟,我开始很克制自己的言行。她在礼节性地恭维我的同时,用眼神暗示着我。慢慢地,我的下面就不由自主地硬了,在她的引导下上下其手,摸遍了她的全身,吻她的头发、耳垂,吻她的唇。因为是初冬时节,她穿了外面很光滑、里面带绒的美体裤,还有肉色的短丝袜,动情之后,我在她半羞半拒的状态下,脱掉了她的长裤、美体裤和内裤,直接就进去了。她的穴很紧,也很嫩,进去后特别温暖、特别柔滑。第一次的时候,我就让她高潮了两次。但是,第一次见面、做爱时,因为是初冬,也因为提前没有准备,我没在丝袜上过多地做文章。
  有了第一次,以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她老公在某机关工作,经常需要值夜班,因此,她为了和我见面,常常在晚上或者周末的白天,把孩子托付给父母,自己提前在宾馆开好房间等我。从第二次见面开始,我就为她买了开裆连裤袜和短丝袜,连裤袜在做爱前亲自为她穿上,短丝袜在做爱时套在JJ上进去小穴里感受刺激、体验舒服。因为老公长期有夜班,她对性的需求特别旺盛;因为遇到了我,丝袜做爱的方式又很特别,每次都能让她体会到前所未有的刺激和舒服,慢慢地,她就离不开我了。
  后来,她和我说,每次我在JJ上套上丝袜和她做完爱后,她的小穴都要疼好几天,还得吃消炎药,过好几天才能不疼。实践出真知,这话一点儿也不假。从网上看过丝袜做爱的相关体验文章后,我想了一个办法,每次用丝袜做爱前,用洁尔阴药水把短丝袜浸泡一下,然后再套在JJ上,既能消毒防止阴道感染,又能体会药水那种冰凉舒服的刺激,最终让她迷恋上了这样的做爱方式。就这样,我们在一起交往了两年多,感情一直不错。后来,因为我离开那家公司,她又换了岗位,见面时间基本上很少了,联系也渐渐地少了。
  (七)
  业务接触的过程中,让我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认识了萍。她在一家国有商业银行工作,专门和企业打交道的部门,40多岁,但是风韵尤存。也许是缘分吧,初次见面喝过酒没多长时间,她出差路过我工作的地方,晚上和同事吃完饭给我打了电话,我便把她约到宿舍里见面。那会哥们儿的条件不怎么样,和许多人在一层楼里住单身,尽管自己的宿舍是单独的,但是隔壁总有人进出。开始的时候,我和萍只是坐在床上说话,慢慢地,不知道是谁先靠近的谁,就紧挨着坐了。我吻了她,她也不躲闪,闭着眼睛任我吻着。慢慢地,我把她抱在自己的怀里,又把她放倒在床上。她开始有点儿挣扎,我和她说别动,外面随时有人出进,她就任我脱去了裤子、外衣,还用手抓着我的JJ把玩儿起来,我则用手摸着她的丝袜脚、摸着她的小穴外围,等她小穴里冒出水水来,我毫不空气地进去撒野。由于是在宿舍里,不敢闹出太大动静,我们都在很压抑的状态下草草了事了。她离开宿舍后,给我发来了短信:知道你的好了,以后有空联系。
  后来,我工作的地点和她到了一起,我们就又约了几次,有时候是在茶楼,有时候去她家,也有时候去我家里。她的老公在一个比较偏远的地方上班,身体不怎么好,所以在性生活上也不能满足她,加上孩子在外地上学,平时又很寂寞。在茶楼见面的时候,因为担心服务员随时进来,她说不敢做,我们见面时也就是说说话,最多用手摸摸她的乳房。有一次晚上,和朋友喝完酒后突然觉得想她了,就打电话,她让我去她家里。等我到的时候,她穿好了睡衣在等我。引导我换了鞋后,她拉着我的手进了以前她女儿住的卧室,一张不大的母子床,两个人做爱的地方足够。和第一次不同,这次的环境让我们彻底放开了去做。我先吻了她的头发、耳垂,而后把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她好像很受用的样子,忘情地哼了起来。吻她的同时,我的手也没闲着,尽情地抚摸她的乳房、小腹和腿、脚,轻轻地在她的小穴外围划着圈圈,甚至把中指伸进小穴里搅动。在我的挑逗下,她开始着急了,不停地摆动着下身,但是不好意思说出来,我在耳边悄悄地问:是不想要了?她点点头,我说:你说出来,我就给你。她摇摇头,不说。我坏笑着:不说就不给你。她探起身来,边吻着我,边害羞地说:要你!我知道,她这个年龄的女人,不能像年轻少妇那样,继续挑逗的话可能使她更害羞,便不再说什么,用手扶着JJ直接插进她已经充满了淫水的小穴,慢慢地插到了底。刚插进去的时候,她因为很长时间没做了,似乎是迎来了惊喜般地长长地哼了一声,声音里透着满足、透着惊奇和欢喜。用九浅一深的方法插过一阵之后,我和她说要套上丝袜试试,她没考虑什么就表示同意了,起身从床头柜里拿出新的肉色短丝袜交给我。我慢慢地把丝袜套在JJ上,再把JJ抵在小穴口上,等丝袜被流出来的淫水浸了个差不多,才慢慢地插进小穴。起初的时候,我问她疼不疼,她说有点儿,但在我动了几下之后,她就说不疼了,还很舒服。我的JJ也似乎特别喜欢套上丝袜再进入小穴的感觉,每次套上丝袜之后,就会特别的硬、特别的持久,九浅一深、老汉推车什么的都用过之后,还在那里直挺着。这个过程中,我低声问她舒服不,她眼里充满柔情,说只有和我在一起时才有做女人的感觉。我知道,这是她的那块田地长期干旱的原因。那次我们做的时间比较长,最后,她平躺着,我在上面做剧烈运动十多分钟后,才把丝袜拿掉全部射在她的小穴里。
  有一次,晚上喝完酒把她约到了我家里。因为从网上看过性药的作用,一直想试试,就提前在给她泡的茶里放了半瓶液体类的性药。等她来了,喝完了那杯茶,我就把她抱起来走进了卧室。那药的作用还真是不小,平时做爱时很羞涩的她,那天居然在我吻她的时候就不由自主地大声哼了出来,而且声音极度淫荡。她自己也觉得惊奇,在哼出声来之后不由自主地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之后,我把提前买好的肉色开裆连裤袜拿出来给她穿上,又把肉色透明的短丝袜套在JJ上,直接就冲进了她的小穴。那天,她的小穴里水特别多,所以丝袜没用药水泡,就很快被淫水浸湿了,进去后的感觉也特别地舒爽。开始进去的时候,我横冲直撞,认自己的JJ在她的小穴里不停地撒野,她大声地哼着,还在我的引导下,用不高的但充满淫荡的声音,对着我说出了“BB舒服”、“喜欢你的大鸡巴”等平时怎么也说不出口的淫话。就这样,我一边在她的小穴里耕耘,一边摸着她的乳房,同时还吻着她穿了丝袜的美脚,做爱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最后,她说感觉有点儿累了,我也是大汗淋漓,才不得不做剧烈运动,满意地射在她的小穴里面。
  近两年,因为双方的工作都忙起来了,她的孩子大学毕业后又回到了当地,老公也换了个轻闲的岗位,我们的接触才渐渐少了起来。不过,彼此经常还通个电话,互相都在心里对对方有好感。
  (八)
  在二线城市工作的时候,有段时间经常上QQ,专门找30~45岁的女性聊天,结果辛苦还真没白费,钓到了几位不错的良家,不过交往的时间不长。
  有一位是电大的老师,和我在QQ里聊着聊着,因为对我说的丝袜话题感到很新鲜,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把我约到她家里去见面。她离婚后一个人过,有个孩子在外地上学,平时家里就她一个人。第一次见面是在晚上,我买好了开裆的连裤袜,还带着同色透明的短丝袜。刚见面时,因为在网上聊了很长时间,所以双方都没觉得有生疏的感觉。她很懂得礼节,先为我泡了茶,还拿出了糖果、瓜子什么的。喝了几口茶之后,我就上去抱住了她,她也没说什么,就拉着我去了卧室,并主动开始脱衣服。等俩人地脱光了之后,我拿出开裆连裤袜给她穿,她捂着嘴笑,说你这人还真有意思,但不拒绝我给她穿丝袜。她说自己从来没见过还有这样的丝袜,我说:今天不是就见到了吗?随后,我开始把她搂在怀里,先从眼睛开始,吻上了她,她闭上了眼睛,很幸福的样子。我一边吻她的眼睛、头发、耳垂和唇,一边用手抚摸她穿着连裤袜的腿和脚,穿插着揉她的小穴周围,感觉到淫水泛滥的时候,示意她分开双腿,慢慢地插了进去。从JJ进入她的小穴那一刻起,我能明显地感觉到她对性的饥渴,她的身体不断地抖动着,头也不停地摇来摇去,感受了这样舒服。正当她闭着眼睛享受的时候,我抽出了JJ,她不解地睁开眼睛,我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肉色透明短丝袜,用袜头的部位在她的小穴口把流出来的淫水擦了又擦,等淫水完全浸湿了袜头,才把短丝袜套在了JJ上。她不解地问道:这样也可以吗?我说,你就等着舒服吧。等我把套上丝袜的JJ插进她的小穴时,她又闭上了眼睛,静静地感受着,刚开始的时候可能有点儿疼,她的眉头不自觉地紧缩了一下,但是随后又伸展开来,似乎很受用的样子。没过多大一会儿,她大概越来越觉得这样的做爱方式好,小穴里面的淫水越来越多,我也就肆无忌惮地开始横冲直撞,先让她感觉一下本狼的厉害。过了十几分钟,她的额头沁出了汗珠,我也有点儿累了,就采取时而激烈、时而缓冲的办法,让她充分体会丝袜性爱的刺激,和欲罢不能的感觉。最后阶段,我把她的双腿控到肩上,一边冲刺,一边吻她的丝袜脚,让她在无比激动中达到了高潮……随后的日子里,我们又见过几次,都是晚上喝完酒后去她家里,每次做爱都离不开丝袜。没过一年时间,她开始向我要金银手饰、要高档衣服,我讨厌她这样,就逐渐地远离了她。不是本狼小气,而是觉得这样的女人不可长交。两情相悦,互相体贴关照才行,还没等感情牢固了就要这要那的,太让人讨厌。
  还有一位文化局的女干部,也是通过QQ上聊丝袜话题认识的,她很认同我关于丝袜的话题,并表示有合适的时间就和我试试丝袜做爱。夏天的一个晚上,我正好在离她家不远的一家饭店接待外地来的客人,她提前打电话说晚上可以去她家,所以那天就没怎么喝酒。当然,我的包里提前为她买了开裆连裤袜,还备有做爱用的短丝袜。刚进她家门的时候,有点儿后悔,因为这位的身材有点儿太胖了,个子又矮,长得也不怎么漂亮。她似乎感觉到我的想法了,很热情地说,是不觉得我不合适,我不好意思,说没什么,心里却想着,反正已经来了,凑合着做一次吧。
  没说几句话,我们就上床了。等她脱光了衣服,我拿出来新买的开裆连裤袜,让她自己穿上,然后又拿出肉色透明的短丝袜,到卫生间里用药水洗是洗,套在JJ上备用。因为刚进门时的感觉,我决定速战速决,所以也不管她的感受,直接就把套着丝袜的JJ挺进了她的小穴。让我意外的是,她的小穴很紧,水水也很丰富,进去后的感觉很是蛮不错的。由于她的体型特别,躺在床上做我有点儿吃力,便把她拉到床边上,我站在地上把她的双腿扛起来,再用套着丝袜的JJ插进去,起初是大力地抽插,后来又用了九浅一深,还用了后入式,最后让她躺在床上,我蹲起来插进去,用了不少的花样。在做爱的过程中,她很配合,我让她怎么样她就怎么样,对我用丝袜做爱的方式也很认同、很受用,所以才让我改变了最初对她的那点儿身材方面的厌恶。她的性欲很强,那一晚要了我两次,才觉得过了瘾。后来,我们又见过几次,因为我的时间紧张,每次见面都是在应酬之后去她家里,匆匆忙忙地做完了就得离开,她说感觉自己像个小姐一样,我用她的时候用,用完了就走,所以不想做了。我因为平时工作忙的原因,也没法儿再去哄她高兴,就不怎么联系,渐渐地也就疏远了。
  (九)
  2008年冬天,参加所在城市政府举办的一个联谊会,和以前认识的一位某局女副局长同坐一桌,因为喝酒的缘故,酒后到茶楼聊了许多,聊着聊着就在茶楼的包间里做爱了。那是一个地处中心公园人工湖旁边的茶楼,新开的,客人不是很多,所以相对安静。不知道是怎么开始的,反正最后两个人都脱光了。清楚地记得,她穿着黑色的短丝袜。激情的时候,我一边在她的小穴里横冲直撞,一边吻着她穿了丝袜的脚。也许是平时干旱的原因,她那天非常投入,也非常激动,淫水不断地从小穴里涌出。后来,因为小穴里的淫水太多了,我从包里拿出平时一直准备的肉色透明短丝袜套在JJ上,没费什么劲就滑进了她冒着热气的小穴里。刚进去的时候,由于她是第一次体验丝袜做爱,张大了嘴直呼“舒服”,接着气喘嘘嘘地对着不停地说:宝贝儿,我好舒服!让你的大鸡巴尽情地操我……爱死你了,小亲亲!……早就想让你操了,今天终于如愿了,爱你!……你怎么这么会弄,把人家搞得上天了,噢、噢、噢……由于茶楼里只有沙发,地方有限,激动的时候,嫌沙发上狭窄,我就直接把她放到地上操,中间因为喝酒的缘故,还不小心打了茶楼的一个暖瓶,还好,没把她和自己划伤。缠绵到40多分钟的时候,我又把她抱回沙发,把她穿着黑色透明丝袜的脚扛到肩上,边吻丝袜脚,边大力地抽插,直到高潮……后来的日子里,我们又利用晚上在宾馆里约见了两三次,我每次都提前买好肉色或灰色开裆连裤袜,做爱的时候给她穿上,再把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套在JJ上进入小穴,换着各种方式和她尽情做爱。她悄悄地对我说,和我在一起时,体验了以前从没有过的激情,真正有做女人的感觉。我心里清楚,普通家庭、普通男人,大多数情况下是不会想到丝袜做爱的好处的,甚至认为女人的脚很臭,更不会把脚当做性爱器官来把品味,所以就无从享受丝袜在性爱中的美妙了。后来,同样是因为她向我要钱的原因,我不再和她联系了。女人就是这样,很虚荣,总是想着交了情人男人就应该为她花钱,买衣服、买首饰,在家庭财力以外靠别的男人的钱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十)
  2009年夏天,有时候在单位里无聊得很,就上网钓良家,和她们聊关于丝袜的话题,其中有一个叫云的少妇,从丝袜话题开始后和我聊得很有感觉,就在一个下午约到茶楼见了面。初次见面,感觉她长得很不错,很大的丹凤花眼,大卷儿的波浪发型,穿着裙子和裤袜,还有很好看的凉鞋。茶水上来,服务员退出之后,我拿出了事先给她买好的肉色开裆连裤丝袜,她丝毫没有羞涩的感觉,在我面前就脱了丝袜和内裤,把我给她的连裤袜换上了,还问我好看不。我让她躺在沙发上,慢慢地吻着她的脚豆、脚趾缝,吻她的小腿、大腿,最后吻她的头发、耳垂……她很敏感,从我吻她的脚开始,就不断地呻吟着,不断地摆动身体。因为是第一次见面,我没用短丝袜套在JJ上的做法,等她动情时,就扶正了JJ直接进入了她的小穴。她的小穴很嫩,从外面看透着鲜艳的粉红色,进去后又感觉很紧、很温暖,还会像个小嘴一样含着JJ做运动,让本狼非常受用。刚进去的时候,她忍不住就要大声哼出来,我警告她:这是茶楼,不许大声!她的脸上透着红晕,恼怒地说:不由我!我只好安慰她,尽量忍着点儿,别让服务员听到。随后,我悄悄地俯在耳边问她:舒服吗?她说:舒服!我说:以后还要不?她说:要!用九浅一深之法挑逗了她很长时间后,我把她穿着丝袜的脚抬起来,扛到肩上,吻着、舔着她的脚心和脚趾,一插到底后又猛然抽出,如此循环往复,大力、快速地抽插着,她闭上眼睛享受着,同时用手捂着自己不争气的嘴,不敢大声哼出声来,在激情中达到了高潮……从那以后,我们只要有时间就约到宾馆里见面,每次都是她穿上我买的肉色开裆连裤袜,我在JJ上套上肉色透明的天鹅绒或者水晶丝袜进到她的小穴里,尽情地做爱。由于是在宾馆的房间里,隔音程度相对好一些,她也就彻底放开了,每次做爱时都不停地大声呻吟,尽情发散着对丝袜性爱的享受。但是,因为前几次做爱时把买来的短丝袜直接套在JJ上进去她的小穴,她的阴道有一段时间被细菌感染了,治疗了两个多月。那段时间她很烦,说丝袜做爱的感觉是好,可是不小心惹出来这样的麻烦,以后不想跟我见面了,我向她道歉、哄她开心都不管用。
  在她治疗结束后的两个月后,我利用网上聊天的时间给她放了一段丝袜性爱的小电影,把她的好奇心又挑起来了,我又向她保证,以后做爱时先用妇炎洁药水把短丝袜浸泡后再套在JJ上进去,保证不会再感染了,她才答应出来见我。隔了很长时间后再次见面,我又为她买了肉色开裆连裤袜,带上新的短丝袜和妇炎洁药水,当着她的面用药水把短袜浸泡过后,套在了JJ上。也许了应了“久别胜新婚”那句话,这一次,她主动提出来要我先为她口交,我答应了,在吻完她的丝袜脚和腿后,顺着大腿根部就吻上了她的小穴。她本来就是敏感型体质,让我口交大概也是出于自己的美好幻想,我刚吻上她的小穴时,就开始哼呵唧唧了,直呼“舒服”,等我把舌头伸到小穴里面的时候,淫水便不住地涌了出来,用舌头让她高潮了一次。随后,我去卫生间里涑了口,便又和她吻到了一起,刚刚高潮过的她显得更加敏感,我在吻她的同时,把用妇炎洁药水浸泡过的丝袜套在JJ上,很顺利地进入了她的淫穴,不紧不慢地抽插着,没过一会儿,她就支撑不住了,开始哼哼:嗯……嗯……啊……嗯……啊……嗯嗯……啊……你的鸡巴好大,把花心给顶住了,啊……啊啊……好大,好舒服,啊、啊、嗯啊……我一边在她的淫穴里进进出出,一边用手揉捏着她的乳房,时而又用嘴咂着她的乳头,乳头因性的兴奋,音色由褐而变得粉红,直立起来;继而,我又用手抚摸着她穿了丝袜的腿,体会丝袜缠绕在大腿上的那种柔滑、舒爽的感觉。玩儿了一会,我把她的腿扛起来,脚搁在我的肩上,自己蹲起来,在JJ上本来已经很湿的丝袜上又套上一只丝袜,深深地钻入她的淫穴后,等淫水把丝袜完全浸湿之后,开始像打桩机一样,由慢到快地一下一下狠狠地砸到底,又快速地提起来,再狠狠地砸到底,她开始有点儿受不了的样子:嗯嗯……啊……嗯……啊……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打桩的时候,我又开始吻她的丝袜脚,吻得她如有蝼蚁在心,既舒服又刺激,嗯嗯……啊……嗯……啊……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能不说,她的性欲很强,尽管我在JJ上套了两只丝袜,但她还是和我坚持了一个半小时的做爱,而且而始至终都在用着力,被淫水浸湿后的丝袜套在JJ上,泡在淫穴里那种感觉,只有身临其境才能体会到其中的妙处,减少了淫穴对JJ的刺激,能维持很长时间不说,主要是丝袜的柔滑对JJ的包围,外面又加上淫穴里的温暖和湿润,三重“包裹”对JJ的厚爱,真的是说不出来的舒爽,太美妙了。最后高潮的时候,她不住地呻吟着,声音比前奏和中间更大,嗯嗯……啊……嗯……啊……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射精的那一瞬间,她挺直了身子,长长了发出了快乐的吟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十一)俗话说,相遇不如偶遇。去年夏天的时候,有一次别的公司的一个接待宴会上,遇到一个县政府的女干部,1.6米的身高,略胖,看上去很精神。那次接待安排在郊区的一个农农乐里,酒席间,她对我显得比较热情,主动和我喝了好几杯,当时也没觉得会和她发生什么。席间,她说外面还有事,提前把司机叫过来在外面等,正好我也不想多喝,就和大家打了招呼也出来了,准备搭她的车走。车行至市区,她对司机说还有一场应酬,把她放在一家宾馆门前就行了,接着也邀请我下去,说帮她挡挡酒。等司机走了之后,她把我带到一所学校附近的酒吧里,象征性地点了几样小吃和几瓶啤酒,喝了半瓶后就开始故意往我身上蹭。那天我也喝多了,头有点儿晕,有她这样故意的动作,下面自然就硬了起来,不由自主地俩人就吻到了一起。酒吧的声音嘈杂,有唱歌的,有猜拳的,包间里是沙发。在酒的作用下,不知道怎么就自然地把她的衣服脱了,然后稀里糊涂地进入她的小蜜壶里。由于酒吧的声音嘈杂,我的JJ进去后她放肆地大声叫着:我爱你,我的宝贝儿,以后我都是你的,你要不要我就给别人了!因为喝了酒,当时的细节记不清了,只记得她那放荡的声音。
  隔了没几天,她主动给我发来短信,就第二次相约去了宾馆开房。大概是第一次见面时我喝多后告诉过她,我喜欢丝袜,这次见面时她主动穿上了黑色的连裤袜。不过,我还是坚持给她穿上了我提前买好的肉色透明开裆连裤袜,她说以前没见过这种丝袜,也不知道在哪里买,我说这是为了做爱方便发明的。其实,开裆连裤袜在最基本的作用是夏季可以免脱内裤,如厕方便;同时,又有透气作用,女性穿上后可以让小穴凉快些。只不过,这样的发明被喜欢丝袜的同好拿来当作性爱的美好工具了。等她穿上开裆的连裤袜之后,我一边抚摸着她的丝袜美腿和美脚,一边吻着她,把舌头伸到她嘴里来回打转转,没一会儿她就开始动情了,急不可耐地分开双腿等着我进去。我提前在枕头下放好了准备套在JJ上的短丝袜,但是刚开始的时候没有拿出来。JJ顶到她的小蜜壶的时候,她的淫水已经流得不像样了,所以我进去的时候也比较顺利。由于第一次是在醉酒状态下和她做,这次本狼要好好品味一下。刚插进去的时候,我故意不动,她摆动着身体,示意我快点动,我却坚持不动,端详着她的脸说:你想要?她说:要!我说:就不给。她抬起手来做出打我的样子:你真坏!我回击:你不坏吗?她说:你才坏!我说:是你勾引我的呀。她说:我不勾引你,你就被别人勾引了,我要得到你!我无语,报复似的开始大力、快速地抽插,不想她的性欲是无比地强大,又开始呻吟:嗯嗯……啊……嗯……啊……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等她正高兴的时候,我突然停了下来,从枕头下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短袜,对她说:让你体验更舒服的。她不解,看着我把短袜套在JJ上,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假装憎恶地说:你好坏!我不说话,把套上丝袜的JJ顶在壶口,慢慢地插进去,很快就被淫水浸湿了的丝袜,丝袜的摩擦让她觉得很刺激。
  “舒服吗?”我问她,“太舒服了!”她脸红红地、充满了幸福地回答。我故意大力抽插,她主动地呻吟着向我示好:嗯嗯……啊……嗯……啊……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隔了一会儿,我又放慢了速度,改用九浅一深的方式,她用手抚摸着我的脸,深情地说:宝贝儿,我永远是你的!你让我好舒服,跟你在一起才有做女人的感觉!以后,每次见面我都要你,要你十次,嗯嗯……啊……嗯……要你一千次,你要不给我,我就给别人,看你怎么办,嗯嗯……啊……你好坏!随后,我又改成了打桩式,她不停地叫喊着:宝贝儿,小亲亲,你真坏,顶到、顶到人家的花芯芯了,哎呀,你怎么这么坏,让人家这么舒服,这么好!我好爱你,永远爱你!啊……好舒服!嗯嗯嗯……你真坏啊!最后,我抬起头穿着开裆连裤袜的双腿扛到肩上,一边大力操干,一边吻着她的丝袜小脚,抽插了几十下后,快速地取下短袜,狠狠地射到她的小蜜壶里。我射的时候,她的身体激动地抖了足足有五分钟。原以为这样可以结束了,谁知道好戏还在后面,等我射完后,她的小蜜壶深处开始不停地吸我的JJ,如潮水般地蜜汁,随着收缩放肆地射出来,像小米粒一样击打着我的JJ,一波、又一波,一波、又一波……这种感觉,除了到二线城市工作下乡时遇到的梅,还是几年来我第一次遇到,所以心里觉得很受用。
  那次,我们在一起做了两次,她高潮了五次。此后,我们经常在双方都有时间的时候去宾馆见面,每次都少不了开裆连裤袜和短袜,每次都让她性福无比。平时,她也不缠我,也从来不向我要钱要东西,我们见面纯粹是为了享受丝袜性福。所以,直到现在我们还保持着很好的关系。
  (十二)
  说起会吹潮的那位县政府女干部的时候,我才想起来,前几年在下乡工作时遇到的那位乡镇女干部,叫梅。我去下乡,是当时公司做宣传的需要,帮着一家企业推销太阳能热水器。乡下的民风很淳朴,人也好交往。刚到那个乡镇没几天,我主动约了几位政府干部和村干部吃饭,由于是夏天,大家穿得都比较凉爽。那个镇里有三四家饭店,我选了最好的一个,有雅间的。菜过五味,酒过三巡后,大家开始猜拳、互敬,不一会儿就有几个昏昏欲睡的。因为是在晚上,大部分人都顾着桌上,只有我注意到,唯一的女干部梅的脚上穿着肉色的短丝袜,席间还不停地注视着我,心里觉得有戏了。乘着大家猜拳、互敬的时候,我脱了鞋把脚放到她穿着丝袜的脚上,她没反感,反倒用脚和我做起了游戏。这下,我彻底放心了,决定有机会一定要上了她。
  没过几天,黄昏时我开车路过乡政府,正好她下班回家,在路边等车,看到我的车早早地就开始招手。我停下把她拉上,她说黄昏时天气凉快,带我去看看沙漠,我知道她的意思,就开着车到远离村子的沙漠里去兜风。在一处比较僻静的沙湾里,我把车停了下来,和她下来一起看日落。我主动拉了她的手,她没有拒绝,肩并肩坐在沙滩上和我观赏落日。夏天的天长,日落后天还完全黑不了,坐了一会儿之后,我就拥着她回到车里,急不可耐地吻她,她很配合,很快就把自己脱光了。由于提前没有准备短丝袜,那天做的时候把JJ直接插到她的小穴里去了。还好,她穿着肉色的连裤袜,做的时候我没有让她完全把裤袜脱下来,只是把裤腰部分卷下来,就直接插进去干上了。高潮的时候,我先射了,之后她的小穴里又开始喷潮,一波接一波,连喷了五六次才停下来。说实话,本狼这些年里没少见过女人,但是会喷潮的真不多见,梅是第一个,所以让我觉得很兴奋,也很庆幸。
  第一次之后,我利用中间回城办事的机会,带着她去宾馆开房。我给她买了肉色开裆连裤袜,她第一次见到这样这样的裤袜,不好意思穿,我给她穿上后她还有点儿羞涩,红着脸说:羞死了。由于在宾馆的时间比较充足,那次我们做了很长时间。她属于敏感体质的,无论是吻她发头发、耳垂或者脖子,她都会不由自主地颤抖;她的小嘴很性感,也很温柔,吻她是一种享受。抚摸到乳房的时候,她的反应更强烈,不住地颤抖着,不住地呻吟着,等用手摸她的小穴时,里面已经是淫水泛滥了。由于是刚开始接触和丝袜有关的性爱,我没有用短丝袜往JJ上套,而是抚摸着她穿了开裆连裤袜的腿,循序渐进地慢慢插入她的小穴。她的小穴很紧,刚开始进去的时候还有点儿费劲,可是进去之后,里面又觉得很宽松,有一层一层的皱摺,而且这皱摺还会动,紧紧地包围着JJ,一圈一圈地捻动。那会儿,哥们儿已经开始会使用九浅一深了,和她在一起用了之后,感觉更是特别地好。在我的急慢进攻下,她舒服地呻吟着,噢、啊……噢、噢、啊……啊、啊、啊啊……我知道她怕羞,悄悄地俯在耳边问她:舒服吗?她一下子羞红了脸,但还是使劲点了点头。
  嗯嗯……啊……嗯……啊……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在我快慢相间的抽插中,她很快就激动了一次,小穴里开始如潮水般喷出了蜜汁。这样的喷潮让我很是受用,特别的是,她喷潮的时候,蜜汁多而且很有力道。未等她喷潮结束,我就开始快攻,同时把她穿了丝袜的腿扛起来,吻阵她的丝袜小脚,大力抽插了十几分钟后,激情地射进了她的小穴。就在我射出的瞬间,她的小穴里又来潮水了,真正意义上的相儒以沫,太性福了。
  那次宾馆相见之后,她对我有了越来越浓重的依恋,以至在我和同事在一起时,她也打电话叫我去她的宿舍里做爱,后来在她的宿舍里,我还用短丝袜套在JJ上和她做。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需求越来越强,而去那时工作比较忙,又怕让单位领导知道我和她的事会有问题,就故意疏远了她。有几次,她晚上打电话叫我去,我故意推了,结果她生气了,后来就慢慢地不和我联系了。直到现在,她在我的记忆里还有着稳固的地位,但时过境迁,过去的美好已然不能挽回了,就当作一份美好存在心里吧。
  (十三)
  生活中总有很多事、很多人,是想忘都忘不了的。有时候,许多人见过很多面都记不住,但有时候,不经意间的一次见面就会在两个人之间发生意想不到的事。
  去年冬天的时候,一个家乡的朋友过来办事,快下班了才给我打电话,说约了朋友吃饭,叫我过去坐坐。席间,有个报社广告部的女士,40多岁,和我那朋友是老乡,也能看得出来他们的关系很近。可是,就在晚饭后,那位女士却说和我同路,要和我一起走。当时,我也没怎么在意。在出租车上的时候,她主动拉了我的手,那意思再明白不过了。快到家的时候,我们提前下了车,我说去宾馆开房,她却说去她家得了,因为就她一个人在家。
  回到她家后,她急匆匆地就脱了衣服,拉着我就上床了。那天我喝了不少酒,包里也没带丝袜,所以也玩不成有情趣的丝袜性爱了,只能要求她穿着短丝袜做。开始,她用手抚摸着我的小弟弟,不等硬了就着急往早已是淫水涟涟的阴道里塞了。因为我喝了酒,反应比较迟钝,做的时候自然长了些。我们一边做一边说话,她说丈夫在矿上工作,很长时间不回家了,所以需要感很强。她的阴道很紧,也很狭长,里面又湿又滑,还有很强的吸力,感觉探不到底似的。刚刚进去的时候,我用了九浅一深的方法,她说不过瘾,让我快点儿动,我只好加快了速度。
  嗯嗯……啊……嗯……啊……舒服……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好舒服……嗯嗯嗯……啊啊……你真好……啊啊啊……啊啊啊……没有多长时间,她的第一次高潮就来了,身体抽搐了好几分钟。等她稍微平复的时候,我开始用九浅一深的方法来回抽插,因为有了第一次高潮的浸润,她的阴道里更滑、更热,慢慢地,她又来了感觉,脸色开始又一次潮红,闭着眼体会阴道里的刺激,全身舒服的感觉,嘴里开始不自觉地哼哼:哎呀,好舒服……啊嗯嗯……啊……嗯……啊……舒服……好久没这样了……啊啊……啊啊啊……好舒服……你真坏……嗯嗯嗯……啊啊……你真好……啊啊啊……又来了、又来了……在她第二次高潮快到时,我抚摸着她穿着短丝袜的脚,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尽情地发射了。等躺下休息的时候,才发现浑身已经被汗水浸湿了。
  后来,我们没再见过面,只是偶尔发个短信。由于她在短信里的语言和我接不上路,约了几次没见成,也就没什么兴趣了。不过,偶尔想起来的时候,还是觉得那次挺刺激的。
  (十四)
  几年前,在一次酒宴上认识了县妇联的一位女干部,相互留了联系方式后就再没见过面。不想,最近因为朋友的相约,再一次在酒桌上见面了。隔了很长时间,我给她发短信约出来见面。起初,她很不情愿,说和我不熟悉。后来,经不住我的死缠烂打,她终于同意见面了。
  我提前去宾馆开了房,等她进来的时候,我有些许的失望,因为在上次喝酒时,她的皮肤看上去很有光泽,近距离见面看的时候,才看到她的身形有些胖,胖得有点儿变形。不过,既然来了,那肯定是要应付的。
  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我给她泡了杯茶,聊了一会儿工作的事,随后拿出提前给她买的肉色连裤袜,要她穿着试试。她脸红了,但很快就又镇静下来,脱了衣服开始穿裤袜。因为是夏天,她来的时候也没有洗澡,胖胖的她出了不少汗,身上的汗味儿有点偏大,这些我都忍了。等她穿上裤袜后,我也脱了衣服上了床,抱着她吻起来。她很动情,撒娇说这是和家庭以外的男人第一次见面,说着就用手抚摸我的小弟弟了。由于她胖的原因,我在上面趴着进去有点儿吃力,干脆就蹲起来,然后把她穿着裤袜的腿抬起来进去干了。急匆匆地干了十几分钟后,我说让她体验一下新感觉,从提前放在枕头下的塑料袋里拿出几双短丝袜来,挑出一只套在小弟弟上,塞进她的阴道里。她说有点儿疼,让我慢点儿来,我就用九浅一深来对付她了,渐渐地,她进入看状态:啊嗯嗯……啊……你怎么这么坏?……啊……疼……舒服……啊啊……啊啊啊……好舒服……你真坏……嗯嗯嗯……啊啊……你真好……啊啊啊……去抽插的同时,几次用语言挑逗她:舒服吗?她点点头:舒服!你怎么想起来用这样的方法?我说:自己想出来的呀。她说:你肯定是个老手!我说,坚决不是!你舒服就好!随后,我又把小弟弟拔出来,在已经被淫水浸湿的丝袜上又套上一只丝袜,再次捅了进去,啊嗯嗯……啊……你真坏!……啊……舒服……好舒服……啊啊……啊啊啊……好舒服……你真坏……嗯嗯嗯……啊啊……你真好……啊啊啊……运动了大概40多分钟,我觉得快感连连,在征得她的同意后,把丝袜取下来后,又捅进去加快速度运动了几分钟,和她一起达到了高潮。
  结束后,她去洗了澡,出来和我躺着聊了一会儿,我问她:以后还想要吗?她说:要,这么好为什么不要?等恢复了精神,她怕别人看见,说要先走。等她走了以后,我冲了澡,舒舒服服地吸了一会事后烟,退房离开。